当前位置:主页 > I和生活 > 正文

虐童母亲:儿身多处瘀青保姆:伤痕非我造成

2020-08-03 来源: 951 I和生活
虐童母亲:儿身多处瘀青保姆:伤痕非我造成虐童母亲:儿身多处瘀青保姆:伤痕非我造成虐童母亲:儿身多处瘀青保姆:伤痕非我造成

(威南15日讯)12年前因车祸险变植物人的坚强母亲在5年前冒着生命危险生子,上週儿子疑被保姆虐打,身体多处瘀青,令她心疼又愤怒而报警。保姆被警方扣留一天助查后,承认因男童大便后,把粪便涂抹墙壁和电视机而掴他脸颊和拉他耳朵,至于孩子手上、背后和屁股的伤痕,绝对不是她造成的。

这起虐童案是本月9日(上周五)发生在巴里文打。5岁张男童身上有多处瘀青,被幼儿园老师发现而通报家长。男童家人住在巴里文打,而保姆家则在巴里文打与高渊边界的繁荣花园。

母亲冒生命危险诞男童

男童母亲张太太说,他们是在去年5月通过一名咖啡店安娣介绍,把儿子交给该名保姆照顾,每月费用850令吉,其中50令吉是载送孩子来回幼儿园的补贴。

“当天早上7时许,丈夫如常将儿子送去保姆家后才去上班,而保姆则在9时送儿子去幼儿园,当时他身上并没有异样。下午时,幼儿园老师发现孩子脸上和身体多处瘀青而通知我,我赶来看到也吓了一跳,马上通知老公和姐妹,然后去报案和去巴里文打医院验伤。”

她说,孩子的脸被掴、两只耳朵被拉伤流血、嘴巴也肿不能吃固体食物,只能泡美禄给他喝,此外,背部和屁股有被捻的伤痕,但没有鞭痕。医生说孩子身上明显是被打的伤痕,叫家长报警。

幼儿园发现伤痕揭发

“我们有责问保姆为何孩子有瘀青,她否认打孩子,还说是他自己走路拌倒、或是在玩耍时不小心跌倒致伤,被召去警局问话时,她才承认有打孩子,至今就没给出任何交代。”

男童的阿姨说,姐夫每日早上7时将外甥送到保姆家,对方9时左右送往幼儿园,下午1时再载回家里照顾,姐夫下午6时放工时去载他回家。今年开始,他们发现他身上有一些小伤痕,惟保姆说是小孩子玩耍时跌倒所致,因为痕迹很小,孩童跌倒损伤也很寻常,所以他们也没有很在意,但上週的瘀青着实令他们吓了一跳。他们当日投报警方,保姆被扣留一天就释放。

男童先后被送到巴里文打医院和双溪峇甲医院验伤,家长也往巴里文打警局和威南县警察总局报案,目前案件交由威南警方调查。

“庆幸外甥没受内伤,现今警方性罪案、虐童及家暴调查组已接手调查,预计需要一週时间向小事主查询事发状况。”

她说,姐姐于10多年曾发生严重车祸险变植物人,冒着危险生下外甥,至今视线朦胧兼行动不俐索。

张太太指出,儿子性格相当怕生,已经会自行去厕所、用餐,况且性格文静,不可能如此顽皮。

家属:邻居称保姆夫妻常吵架

男童的阿姨说,既然已经报案,他们就交由警方去调查,用法律来讨取公道。在脸书上揭露保姆的恶行,是为了不要有下一个“ 受害者”。

“事发后,外甥相当惧怕陌生人,我弟弟去跟保姆的左邻右舍打听,邻居说他们夫妻常常吵架。”

据张太太形容,保姆是一个笑容可掬、很亲和的人,当初他们夫妇视察环境相当满意才把孩子托付给她,没想到儿子竟然会被虐打。

“这件事之后,儿子的情绪大起大落,他跟我说“妈咪,我不要去保姆家”,我跟他说不会再去保姆家,他才平伏下来,由此看出他有多恐惧。”

张太太目前亲自载送儿子,下个月会送他去安亲班。

警:扣留保姆2天非1天

威南警区主任沙菲安受询时指出,警方援引2001年儿童保护法令第31(1)(虐待孩童)条文调查此案,也扣留有关保母2天助查,并非如社交媒体所说的只有一天。

客厅沖凉房满地是粪  保母承认生气才动手

保母陈女士承认因为男童将粪便涂抹墙壁和电视机,一时气愤而掴打和拉他的耳朵,她认错也愿意向家长道歉,但对方不接受和谈,孩子身上的伤痕也绝对不是她造成的。

男童阿姨将外甥瘀青的照片上载到脸书后,网友猛烈挞伐这名“虐童”保母,而她今午接见上门的记者,讲述事发经过。

她澄清,事发后她从来没有接受过访问,也不曾说过“我没有错”这样的话,这是网络媒体为她扣上的帽子;相反,她知道自己有错,也愿意道歉,可是对方不接受,没有给她道歉的机会。

“我有向警方承认,我有打他耳光及拉他耳朵,至于他手上痕迹、背部和屁股的伤痕,我也想知道是从何而来。”

拥有3名孩子的陈女士(42岁)说,她是第一次照顾别人的孩子,张男童是通过朋友介绍给她照顾。

家长交代若顽皮可教训

她说,这个小孩子很顽皮好动,喜欢爬上爬下,其家长曾经交代如果男童“坏蛋”可以打他,但她都没有打过他。

她指出,近两三个月,他突然性格大变,常常大便在裤子,事先也不要讲。有好几次,幼儿园把他大便在裤子的衣裤包回来,她也帮他洗清洁,有时只是打他的手,教育他说大便时要告诉大人,不可以大便在裤子内。

陈女士说,她有告诉男童的父亲,其孩子怪异的行为,男童父亲说他大便过的衣裤不用洗,直接丢掉。她一开始不忍心丢其衣裤,就一直在洗,最近确实有丢了四五件衣裤。

“发生事那天,他坐在椅子上大便在裤子,用手把大便挖出来涂抹在墙壁上和电视机,然后走去厕所,大便掉在地上,他又拿校服去擦大便,踏到客厅到沖凉房满地都是粪,我一时怒气便掴他脸颊,拉他耳朵时可能指甲刮伤了他的耳背。”

“男童两边脸颊瘀青和耳朵伤是我造成的。至于额头伤痕可能是他自己撞伤,眼部的伤痕是他之前自己抓伤,曾经向他父亲报备。”

陈女士,事发当晚,其亲戚有去医院探望男童,并向男童的父亲道歉及要求和谈,但其父亲说自己做不了主。

陈女士说,他们全家人都很疼爱男童,她有一名六岁的小女儿,全家人一直称呼男童为弟弟。

90%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