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I和生活 > 正文

生态遗珠吉胆岛‧日出奇黄昏美星光灿

2020-07-24 来源: 348 I和生活
生态遗珠吉胆岛‧日出奇黄昏美星光灿吉胆岛的大自然生态充斥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其中一个最匪夷所思的“奇景”,非对岸一片小沙滩“浮台平”莫属。环顾浮台平,四周都是海水,涨潮时沙滩会消失在海中央,但细沙不会因此流失;退潮后,沙滩又再次浮现眼前,因而它有着一个非常美丽的称号:遗失的沙滩。雪州吉胆岛,距离巴生港口海岸约12海里,许多人对吉胆岛仅停留在吃吃海鲜、吹吹海风的肤浅印象,但若有机会乘船环岛一游,许多令人惊艳的事情将陆续发生。对岸小沙滩─浮台平,常有船只不知道她的存在而发生“船祸”,撞上沙滩;涨潮时,她含蓄的躲在海中“歇息”;退潮后,又会随着夕阳而浮现在海中央。当浮台平出现时,大家可乘船上岸,双脚踏上细沙时,你会惊讶细沙竟没因潮水冲击而流失或变鬆软,反倒相当扎实。站在四周都是海水的“海中滩”,你会觉得世界的辽阔;迎来沙滩上成群结队的小寄居蟹,见证牠们找到贝壳寄居的过程,另外还可挖掘躲在沙中的海蚯蚓。浮台平上除了有寄生蟹外,有时还会有长脚鸟飞翔和停歇,岸边也有弹涂鱼在弹跳,幸运的话,还可看到海豚在海上穿棱,惟见到海豚的机率非常渺小。浮台平有一段凄美的爱情传说:一对男女因家族反对两人结合而双双逃到这里,两人对天嚎啕大哭求助,上天却没任何回应,结果两人的泪水把沙滩“淹没”,后来激发两人殉情的决定;海水灭顶后,双双在沙滩上含笑带泪而终。红树林勾出树根艺术沿着浮台平前进,附近的小岛都让红树林围绕生长,不同的地点和海岛,红树林的根部成长也有所不同,曲折弯勾,勾画出一副副天然的“树根艺术”。吉胆岛的大自然生态与特色,并没获得保育局的发掘与推广,让岛民不禁感叹吉胆岛是一颗被遗忘的“沧海遗珠”。挂堂号表明籍贯远祖地走在吉胆岛街头,你会发现一些旧式板屋的门楣上高挂“堂号”,指明这户人家的籍贯和远祖地,可见岛民非常重视血脉关係;从这些堂号也可获知这户人家的姓氏。例如有“颖川”姓陈、“四河”姓林、“荣阳”姓郑、“太原”姓王等,不过,一些新建的屋子也已摒弃这些堂号了。另外,现今的华裔无论讲华语或方言,往往会掺杂一些英文或马来文直译的词句,但与吉胆岛岛民聊天,你会发觉他们的语言并没受到太多的“外来污染”,很多仍保持“原汁原味”。例如福建话,许多人把“刚才”讲成马来文直译的“峇鲁”(baru)、钱讲成“堆”(duit),但许多岛民仍以正统的福建话表达,这也是吉胆岛的特殊风情之一。海上双坟水浸60年不坏吉胆岛有“三大美景”,第一美景在清晨,乘船出海遥望地平线,欣赏一望无际的日出奇景;第二美景,黄昏时分,渔船一艘艘的逆着夕阳归航;第三美景,入夜望星空,你会惊叹没受污染的海上夜景,星星是多幺的闪烁灿烂。来到吉胆岛,只要留宿一晚,并在“地头蛇”的安排下,就可欣赏到三大美景,错过了肯定令人后悔。距离吉胆岛不远处一个俗称“死人港”的荒岛,岛上有两座鲜为人知的“海上坟墓”,它们是日治时代留下来的“遗产”,当时因戒严无法把先人遗体运上岸安葬,惟有把先人葬在荒岛。目前仅剩的两座坟墓,涨潮时会被海水淹盖,但奇怪的是仅由泥土堆砌而成的墓冢经过了六十多年的海水冲击后,仍保持完整,成为吉胆岛的另一奇观。许多吉胆岛岛民都不知海上双坟的存在,即使有人刻意前往一探究竟,也未必有缘见到这两座坟墓。环岛一游,你还机会一览浮在海面上的“海上添油站”、以柱子撑在大海中的“海上拿督公庙”、海上养殖场、原住民村等;若有机会走入原住民村,还可一窥与时代脱节的原始生活。涨潮时成“水乡”吉胆岛早年因盛产螃蟹而被命名为“螃蟹岛”(Pulau Ketam),但这座以螃蟹闻名的海岛,近年来已不再盛产螃蟹,反而盛产鱼、水母、虾、虾米及峇拉煎等。据知,目前,从吉胆岛外运的螃蟹近90%都是从印尼入口,再转向城市地区销售;而约10%的螃蟹,则都是在吉胆岛附近一带的海岛上捕捉的。吉胆岛有两个渔村,即吉胆村与五条港村,两村的建筑物都是以木柱支撑在沼泽地,形成浮脚屋,大部份岛民以捕鱼维生。踏上吉胆岛,扑鼻而来的是浓浓的泥沼味,还有海风吹来的鹹海味,这里还保持着纯朴的风土人情。吉胆岛是座沼泽地的小岛,涨潮时,屋子全都像是浮在水面上形成“水乡”画面,船只靠岸时则构成一幅更美丽的景象。据说,吉胆岛早年盛产螃蟹,由自来巴生港口海南村的海南先贤,每日划舢舨来回两地捉蟹维生,后来因路途遥远而乾脆在岛上建起亚答屋定居。海南先贤不时往返于港口售卖螃蟹与购买日常用品,后来也慢慢吸引了福建与潮州籍的先贤相继到来;如今,吉胆岛反而是福建与潮州籍岛民为多,海南籍仅佔不到10%。传统小食多有缘得见提起吉胆岛的美食,许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海鲜,但若有相熟的吉胆岛朋友,他们通常会直接劝你别在岛上吃海鲜,以免遭人“砍菜头”,反而是一些小食更令人回味无穷。吉胆岛的小食除了闻名全马的“啦啦煎”外,还有菜包、菜枣、炸虾丸、炸虾饼及切果等,据称有数样小食都是从这里流传出去,因此这里的小食最原汁原味。其中,“切果”是由麵粉和茨粉混合煮成,再以类似茨粉羹的方式煮炒,口感黏绵,据知是岛民在拜祭灶君时所指定的供品之一,目的是封灶君的嘴,避免祂向玉皇大帝告状。可惜的是,许多传统小食在吉胆岛上已难找到,尤其早上时段,连最出名的啦啦煎也吃不到。据知炸虾丸和炸虾饼也只在晚上才有人卖,至于切果则要到五条港才吃到。海的孩子必“摔脚车”吉胆岛有很多不成文的“成年礼”,孩子们有过这些经历,才算是真正在吉胆岛土生土长的“海的孩子”。其中一项必经的成年礼是“摔脚车”,整个人从板路上跌入泥泽,弄得整身髒兮兮,回家还会被家长痛打一顿。另一项则是不学自成“泳术”,这里的孩子常年与大海为伴,自然而然的会投入大海的怀抱,如此长年累月的累积经验,泳技精进。吉胆岛曾因无水无电供应而被称为“无形监狱”,在盛雨水、点烛火的生活中长大的孩子,也因此比一般人更独立与坚强;这些孩子成年后,即使涌往城市谋生亦无惧,要出人头地并不难。经过岛民的据理力争后,吉胆岛两个渔村终于在十多年前有了自来水供应,同时在数年前也有了24小时的电流供应。/副刊‧报导:高志豪‧2009.04.18

90%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