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I和生活 > 正文

生态破坏太快不能慢下脚步‧黄德上阵为绿运

2020-07-24 来源: 492 I和生活
生态破坏太快不能慢下脚步‧黄德上阵为绿运(吉隆坡13日讯)从反稀土民运领袖到大选披甲上阵,黄德心中唯一的挂碍始终是绿色工作。对于“为人偏激"的评语,黄德说,这是形势所迫。“生态被破坏的速度太快了,如果我们慢下脚步,一切将来不及。"投身环保是黄德一生的志业。当孩子逐渐长大,生活稳定后,黄德对于环保运动更是义不容辞。从沙巴州的“打煤"(反煤炭厂兴建)运动到彭亨州的反稀土,黄德一路走来坚定不移。童年大自然里成长黄德接受《》专访,侃侃而谈童年生活,他的理想,以及家人一路走来给予的支持和鼓励。华人说:“三岁定八十",此话一点不假。适耕庄的田园风光、地里望的山明水秀、加拿大的环保意识熏陶,孕育出黄德对大自然的一片丹心。黄德在雪州鱼米之乡适耕庄出世后,5岁搬去彭亨地里望,那里也是一个好山好水的地方。他说,他不是一名好学生,读书时候非常好玩,放学后就到小河捉鱼,在山野打滚嬉戏,童年岁月充满与大自然相关的回忆。由于加叻中学没有高中班,黄德被迫从天地辽阔的农村搬到吉隆坡就读高中。“非常痛苦"是他对这两年城市生活的总结。中学毕业后,他选择到加拿大深造,选修冷门的环保系。毕业后继续在加拿大工作和生活,娶妻育儿,日子飞逝而过,十多年就在国外渡过。黄德感谢遇上一位好教授,在他大学毕业后,教授不断“赶"他回国。“教授常说,`黄德,加拿大的环保工作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不需要你,你回去大马吧。’"黄德热爱大自然,他希望在反稀土运动告一段落后,他可以回归自然,用他的另一个10年过有机生活,并搞好环保教育工作。“我在沙巴有一块土地,我的理想是在当地建一个环保教育中心。我已经53岁了,我希望在人生的最后一圈可以完成这个理想。"黄德是在50岁那年立下这个愿望。当年,父亲去世,他忽然意识到死亡终究会到来,于是,他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自称内向怕羞一路走来,黄德给人的形象是坚毅、刚强、勇者无惧的,可是,听听黄德怎幺形容自己。“我是内向,怕羞的人。"即使是社会运动的形象深入民心,但是当真与黄德面对面时,仍会被眼前这位“Uncle Wong"的大叔Style,引起震惊。黄德爱静坐,爱画画,爱大自然,爱看书。从佛书、哲学书籍到伟人自传,他无一不爱,而他的苦行灵感就来自《甘地自传》。他说:“甘地走得这幺成功,我读的时候就想,这个苦行好,有一天,我也要走一次。"环境受破坏曾气言再也不回来今日立场坚定,信念强大,爱国的黄德曾经走过一段挣扎的日子。年少离家,黄德去了自由开放的加拿大唸书。暑假回来,他发现这个国家糟透了,政策偏差、环境破坏严重,一气之下,他掷下一句“我再也不回来",就此头也不回的飞返加拿大,让母亲在机场哭得死去活来。往后的10年,他果真不再踏足大马。一直到第十二个年头,他才再次回乡,“回到家,看到白髮苍苍的父母,才知道自己多幺不孝。父亲哽咽地说:`人生有多少个10年’,这句话犹如一记重锤击醒我。"可是回国后,黄德觉得自己“受骗"了。20年前,大马对环保完全没有概念,他的环保壮志无处发挥,想要回乡开设有机农场,父亲却完全无法理解。“我爸爸种了一辈子的菜,没想到我去外国留学回来,竟然是要回来种菜。"为了对父亲有个交代,黄德只好先在建筑业工作两年,在雪隆地区建了几栋大楼,圆了父亲的梦,这才于1998年,毅然携妻带儿搬到沙巴拿笃,追寻他的环保梦。放弃一切投入反公害为了发动反公害运动,黄德放弃了很多。“在我展开`打煤’运动之前,我原本是在拿笃做环保工作,当我决定打煤后,我甚至放弃了中华总商会、扶轮社、学校董事等职位,并忍受许多冷嘲热讽。"对于很多人关心的经济来源,黄德说,他感恩身边总是出现贵人。“我在家族生意中有个`挂名’的执行经理职位,其他投资都赚钱,加上我对生活和物质的要求简单,所以,经济不成问题。"从“打煤"到反稀土,说不辛苦未免过于矫情,他在“打煤"时曾一度影响健康,直到展开反稀土之行后,又得长时间离“家"背井,甚至需徒步长征300公里的崎岖之路,但对这一切付出,黄德淡淡地说:“我心灵丰足。"神父拒主持婚礼妻自愿跟黄德走年少叛逆总是难免,说起结婚那件事,黄德还真是让人看傻了眼。黄德的太太萧宝玲是印尼华侨,两人在加拿大唸书时邂逅并结婚,连长女也是在加拿大出世。“回到印尼结婚时,当地天主教徒都必须先上一个课程。虽然我太太是教徒,但我不是。到了教堂行婚礼那一刻,神父因为我没有上课,拒绝替我们主持婚礼。我只好转头问太太:你要继续留在教堂?还是跟我走?"他笑了笑,太太当然是跟着他走,留下错愕的人群。萧宝玲对黄德一直都是爱相随。当年,黄德因为思乡情切,决定放弃加拿大的事业回国发展,太太一声不响便跟他回来。后来,他无法适应吉隆坡的生活,决定飞往沙巴发展有机事业,太太再次二话不说就随夫而去。即使在他决定踏上反稀土之路,只身飞来西马一年余,太太独留沙巴照顾孩子,但她支持丈夫的心,始终不变。“我每天早上醒来,就会收到孩子发来的简讯:爸爸,还剩下XX天。"XX天,说的就是黄德回家的天数。说到这里,一路说话云淡风清或轻描淡写的黄德突然加重语气说:“我很想念我的孩子,非常非常的想念。"黄德育有2女1男,长女在加拿大深造,次女就读中四,小儿子刚升上初中一。黄德的太太虽是天主教徒,但黄德10年前却成了佛教徒,对此,他笑说:“怎幺样?我们家很开放吧!"/报导:蓝冰冰‧2013.03.14

90%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

.......................
.......................